• 生命中,写过许多文字,但曾经拥有的博客却不那么多。

    从曾经的SPACE,到现在的Blogbus。

    很多曾经的朋友,散落天涯海角,杳无音讯。

    很多曾经的文字,伴着按下删除,灰飞烟灭。

    但是,我还在写。

    是的,我在这里:

     http://mrshuliboy.diandian.com/

  • 原来大富翁已经出到版本8了。

     

    我人生第一次玩的,还是桌游版本的强手棋。那个时候,还没有今天这么嚣张的城管,因此放学后的回家路上,总会逛到各种各样的小摊贩。记得那时候,有各种现在看起来粗制滥造的棋类游戏,比如飞行棋,比如强手棋,还有整蛊游戏。当时的我们,觉得会玩强手棋是一件特别厉害的事情。买地卖地,有协议交换,有建筑涨价,过路费……如此复杂的规则,对不谙世事的孩童来说,能记下来已属不易,若能熟练掌握,更加难得。

     

    后来,有了电脑游戏的大富翁。大一的圣诞节,四个人挤在大学宿舍里玩大富翁4。那时候,学校不允许学生通网络,我连人生的第一台笔记本电脑都还没有。室友F,从西北的矿上来,爱肌肉,爱吃肉,一本正经。游戏里最喜欢买股票,而且从来都是买跌不买涨。现在混迹帝都某研究所,被我们玩笑说也许哪天就被国家派到某地方做贡献,人间蒸发几十年。室友Z,正宗的重庆娃子,最爱TVB,爱写钢笔字,身边妹子多。游戏里最喜欢用机车卡,三个骰子一起走。现在驻扎大西南某设计院,前些日子电话说是兄弟里最早领证的。室友T,土家汉子,爱吉他,爱相声,最能带动气氛。游戏里喜欢囤积土地不动产,不过多久就总资产连续榜首。初在魔都,曾奔长安,现刚落脚于盆地,据说一是为了工作便利,二是为了妹子而去。我,翻腾在大江大湖边,很多情,爱看书。游戏里中规中矩,每每用卡陷害别人会良心不安,但攫取金钱和地产也算不折手段。至今漂泊大粤国。

     

    说起来,大富翁真真是人间百态。遇上福神财神就一路风雨无阻,遇上穷神衰神便墙倒众人推。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掉进别人早已下好的圈套,或者平白无故就被外星人抓走,吃坏东西进医院。上个月可能还资产总量第一,下个月很有可能就破产退出游戏。虽说一切都基于10的变换,但人生起伏仅仅归结在这样的变换上,岂非太过简单?

     

    我还是想要一套真正的强手棋。木质的独脚桌,绿色割绒的桌面,洁白的烫印,还有硬板的卡片和坚挺的钞票,整天流连在资本的世界,残酷却简单。

     

    不过,爱看红楼梦的我,始终是不适合的吧。

  • 转眼间,传说中的世界末日都静悄悄地渐行渐远。在那个没有雀跃,没有激动,也没有故事的夜晚,有多少人假借末日之名,行末日之实?不得而知。大家说我是怕死的,因为我看见血就会两眼发黑,晕倒在地。这场面也不知被多少朋友、同学、爱人和亲人看过。可是,有时候我却总抱着一种“死就死吧,有种你来”的“大无畏”情怀。对工作如此,对生活也如此。

     

    从来不觉得自己是生活在苦难中的,可是转头想想,经历的大小磨难恐怕十个手指和十个脚趾加起来,也数不过来。就算当下身在苦中,也总是勉强笑笑说,“那么多的苦难都过来了,没有过不去的苦”。只是偶尔想想,人生也的确不公平。有些人就不必经历太多苦难,有些人却反而总是辛苦缠身。很想问天,问大地,我既不是那块顽石,也不是绛珠仙草,何必让我总在这红尘中历经磨难。想必,自己前几世也确实是欠过多少债,新仇旧恨加在一起,才让这一世依旧轮回其中,大抵是为下一世的苦难清单上增添记录罢。

     

    2012年,对我来说不是个平凡的年份。无论是感情上,工作上,还是生活上,一一都起了变化。每当到年末的自省时刻,停下脚步回头看看,却也真是啼笑皆非。然而,尽管离巅峰的25岁没几年,却异常清晰地看见自己的成长:

     

    朋友说,“终于,你们在一起一年了。难得!”

    同事说,“你总是主动承担了太多不属于你级别应该承担的压力,轻松点!”

    家人说,“这么辛苦,你要不辞职好了!”

     

    我说:“波澜不惊!但我也想真的感受到自己很重要!”

    我说:“我现在越来越明白,很多事情,不用操心自有人承担,不用让心累。”

    我说:“你们真的不知道,我有多爱我的这份工作,并为之付出!”

     

    休假的日子,趁着买不到票的几天时光,陪着朋友逛了逛广州。不知道来年自己会去到哪儿,在大多数人眼中,这是值得惶恐的事。但我却有点些微的雀跃,成都、北京、厦门、也许还是广州。但是,我爱广州,和爱武汉,爱上海一样多。虽然辗转也不过巴掌大点的新城内,却在和朋友一起的日子里,细细品尝了自己的生活痕迹。这家超市我买过肉,那家小店我吃过肠粉,这家排挡我吃过牛杂,凡此种种,反倒让我觉得自己对广州也是熟悉的。那天,两个人走了整整一天:走出家,走到中轴线,走到广州酒家,走到太古汇,走到万菱汇,走到正佳,走到银记,走到天河城,走到中信,走到花园咖啡店,走回家。在游荡和采购的过程中,人和人就这样熟悉起来。

     

    在做不称职的导游过程中,自己心中会泛起很多的小情绪:有时候,惊诧于自己竟然也能记得那么多的细节;有时候,惊诧于自己对于某些偏好的执着;有时候,惊诧于自己也能如此放松恣意;有时候,我觉得自己真的是善良的天使;有时候,我觉得自己真的是罪恶的魔鬼;有时候,我觉得自己的存在很空白;有时候,我觉得自己的存在很丰满。不知道是不是和朋友真的很搭,其实一整天的饱满行程都没有体力透支,反而越走越开心,越走越想走,就想那么走到天涯海角去。

     

    一直以来,我很喜欢听陈升的《风筝》,每次听到开头悠悠的那句“因为我知道你是个容易担心的小孩子,所以我将线交你手中却也不敢飞的太远。”我都真的会心酸起来。这么多年过去了,看起来,自己也慢慢地走向过去许诺的那句话:“相比愛重情深憶難忘,我更願愛時愛得濃烈,不顧一切;醒時心若止水,氣定神閑。”只是,如果我决定了,真想把线交给你手中,却仍然会担心,不知道你抓不抓的牢。

     

    我是一个贪玩又自由的风筝,每天都游戏在天空。谁知道我是个容易担心的小孩子,有一天迷失风中带我回到谁的怀中。

  • 由来只有新人笑,有谁听到旧人哭。

    颠扑不破的一句真理,背后隐藏的不全是自私和无情。

    有人思念过往,有人故地重游;有人抚摸照片,有人写下心情。

    也有人,重新绽开笑颜,重新开始生活,重新拉开窗帘,重新打开窗户。

    有人违背诺言,有人许下诺言。

    有人只想逃离,有人勾画未来。

    有人挖空心思,只为了找到一个借口。有人挖空心思,只为了找到一件礼品。

    但是,都比不上,大声说“我爱你”的那一瞬间。

  • 如果说,这么久沉寂的日子里有什么值得开心的事情,我想,一是,有了微博,一个能够看的清这个世界周遭发生了些什么的地方;二是,因着微博,多了一份执着和坚定。

    有时候自己回头想想,这么多年也就这样跌跌撞撞地走了过来,有过伤,有过被伤。有过快乐,有过被快乐。种种经历,无非是让人渐渐成熟的过程。所以,再也不急不燥。一旦工作起来,也就真的想不起那么多事情,甚至有些曾经深刻记住的记忆,也开始慢慢淡抹起来。

    有人对我说,你就真的要忘记那些伤痕和悲伤吗?我说,其实不是我刻意忘记的。伤痕,它会愈合,甚至和之前一样。如果我想拥有幸福的生活,我就不能背着那些伤痕上路。所以,心,不会永远坚硬不融,也不会永远被敲不开。

    我对着镜子说,我是勇敢的,乐观的,青草一样的。那我就真的是纯洁的,天真的,玻璃一样的。

    能爱便爱,想爱便爱,敢爱便爱。

    回忆每一次拥吻,空气是温润的,点心是甜蜜的,烛灯是美丽的,浣熊是可爱的。

    彭佳慧唱:“走过了甜酸各一半的旅程,我单薄的心才能变得丰盛。”

    这就是情人节的短信。

    要快乐。

  • 短暫的相聚,深深存在記憶中,在想念的時刻,調出來回味。從百盛走到新天地,又從新天地走回百盛。一來一去間,清冷的空氣也透著溫度。你的每個微笑,你的每個轉身,你的每個步子。劇場里,黑暗中,緊緊攥住的手,還有因情節而用力的發抖。機場里,靜靜默默地陪伴,也忘記因餓著而隱隱作痛的胃。電話里,你吃醋般的“質問”。只是未敢期望一個甜蜜的親吻,可曾期待的溫暖擁抱,也在遠近的變換中悄悄躲藏起來。

    然後,忙碌的生活。消失的身影。擔心的焦慮,也因著三天后的清晨的短信而放下懸掛的心。然後,依然銷聲匿跡。

    不想糾結于心,讓它慢慢變成習慣吧。

    只是,依然唱著:


    你可知道 我 愛你 想你 怨你  念你  深情永不變

    難道你不曾回頭想想 昨日的誓言

     

        《野百合也有春天》

  • 晨起,秋意涼。

    走在校園里,四處都能飄來桂花香。想想,國慶,中秋,紛遝而至。這個別樣的九月,也將要落下帷幕。昨天下午,坐在電腦前聽林憶蓮的《聽說愛情回來過》,看身邊窗外的天空,云被風吹成一縷一縷的,在暗色的空中翻滾,奔騰。它們,就好像是很多人的心情一樣,蕩漾。而今天,也就果然零零落落地下起了雨來。一切都很自然的發生,自然的結束。就像是上帝安排好了似的,按部就班地依然前行。這,大概是宿命論調吧。

    開始學習德語了。和媽媽在電話里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著,聽她說讀音規則怎樣怎樣容易,語法怎樣怎樣複雜。這一刻,其實我還是很寧靜的。剛剛過去的假期,發生了太多的事情,讓我應接不暇。在家人的面前幾次的哽噎不語,始終讓我覺得太多複雜。說真的,對於母親,我始終是心軟的。對於父親,我始終是相信的。對於爺爺奶奶,還有所有的家人,我都是愛著的。即使,十幾年前的分崩離析究竟因何而且,因何而滅,對於我始終是不可知,但是,這也改變不了你們對於我的意義。所以,何必非要糾纏的清清楚楚,真真切切呢。

    一個人在上海的日子,看似和以往沒有多少不同。我卻越來越滲入了上海這座城市。愛上它的朝陽夕露,愛上它的風馳電掣。這是一座連接彼此的城市,即使那相隔,橫越了半個中國。就算是一刹那的風起雲湧,卻在冷靜過後,不再沉默。曾經說過:等不等,並不重要;真不真,才更為重要。即使是你們口中的“癡”,我也依然認了。只是,這不是承認命運的擺佈,而是主宰我的命運。就像歌詞裡說的那樣:“我懷念的,是爭吵以後,還是想要愛你的衝動。”僅此而已。

    說起生活,它絕非靜若止水,而是波濤洶湧。看朋友愛的那樣濃烈,心有不忍,卻也感同身受。“錯過,上天都有過錯,創造悲歡離合,讓我們承擔結果。”歌詞里這樣寫著。每個人,心有所屬,無可厚非。醉過,醒過,激烈過,平淡過。身在事中,卻又似置身事外。究竟是我淡然了,還是靜止了?和朋友說,“相比愛重情深憶難忘,我更願愛時愛得濃烈,不顧一切;醒時心若止水,氣定神閑。”只是,這也許大抵是一種美好的願望吧,誰又能如此淡定。

    又到一年桂花時,請君。

     

  • 夏·狂热,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,那就是坐在北上列车里唱着岛歌。

    这次,我把SPACE的音乐换成了汤旭的《岛歌》。朋友在他的日志里写道:“周日,返程。继续要经过通沙汽渡。同样是一望无际的长江,很大的江风,灿烂的阳光,耳机里我刚好听到《岛歌》,似乎场景和音乐不谋而合,那种感觉,你知道,真的很舒服。”于是,我就去找到了这首歌,并且记住了这个叫汤旭的女生。另一个朋友说,她的声音很冷。而也许,在白日阳光明媚的秋天里听,竟然会觉得有那么些温暖。大抵还是心境的不同。在网上翻来,便知道着不是她的第一张专辑。已在08年有过一张《我们都只是路过》里,开头就收录了一首《春江花月夜》。我想,张若虚的这首绝代唐诗,怎会让我们不深刻记忆,就连在08奥运的开幕式上,也用了整整几分钟的时间来为盛唐做铺垫。我想是的,中国人独特的美丽,独特的风花雪月,花前月下,怎可是罗密欧与朱丽叶能够媲美的呢?

    唱歌,大抵是一件重要的事情。无论你是心境开阔,还是精神欢乐,抑或是沮丧低沉,都会忍不住要唱歌。无论是实力唱将,还是五音不全,都不会介意自己唱给自己听。就算是在喧哗异常的KTV,也没有人会在意自己是不是走调,或者破音。其实,全为了自己的爽快。说起来好像是有点“自私”的嫌疑。

    我不喜欢开个人演唱会。但是在走路或者骑车的时候,总还是会哼哼《旅行的意义》。如果要我唱一首歌,我想,它该是脱口而出的。可是,这也仅仅是如此。唱多了,就和听久了一样,会有些微的犯腻。所以,我还是喜欢有人一起唱歌,热闹奔放也行,静静聆听更好。这时,唱歌不为自我愉悦,而是互诉情感了。

    如果你也喜欢听歌,应该知道开头那句,是多么漂亮的场景。

    我要唱歌,你来陪我。那样,便是一件比唱歌更重要的事。